分享

更多

   

古代西方的第一場世界大戰,是什么讓希臘由盛轉衰?

2019-06-27  mxb08

公元前431年至公元前404年之間,整個古希臘世界乃至大半個地中海卷入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這就是堪稱西方第一場世界大戰的伯羅奔尼撒戰爭。雖然這場戰爭爆發于公元前5世紀,但從它的身上,已經可以找到日后世界大戰的影子。

提洛同盟——希臘帝國

當時古希臘世界各國卷入這場世界大戰的原因不盡相同。但首要因素是雅典和斯巴達利用各自領導的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同盟作為自身擴張和爭霸工具。

兩個同盟成員國由于文化、族群不同,原本在彼此之間就有著巨大的敵意,而爭奪地中海貿易的主導權,又進一步加深了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同盟國家之間的矛盾。因此這兩個同盟,尤其是同盟領導者雅典和斯巴達走向正面對抗僅僅是個時間問題。

刻有向雅典繳納貢金的提洛同盟城邦名單的石質殘片,現藏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提洛同盟原本為對抗波斯而成立。公元前454年,雅典將同盟金庫從提洛遷往雅典,并將同盟城邦貢金提高了近兩倍,將提洛同盟變成由雅典控制的朝貢體系

但在提洛同盟之初,它是為了反侵略戰爭而建立的。

面對從伊朗高原出發,大兵壓境的波斯帝國,希臘人一度結成以斯巴達為首的泛希臘同盟。但這個同盟與已經存在伯羅奔尼撒同盟不同,包含雅典和其他不少愛奧尼亞人城邦。在反波斯的希臘盟邦內部,各城邦基本平等,作為盟主的斯巴達人僅僅是被推舉出來作為陸上作戰行動的總指揮,同盟的決議需要由各城邦開會討論決定。

這樣的內部結構和行事風格,讓習慣了一家獨大的斯巴達很不適應。隨后在如何保護以米利都為首的小亞細亞愛奧尼亞人城邦的問題上,斯巴達等伯羅奔尼撒城邦希望撤軍,而愛奧尼亞人不愿意放棄海外殖民地,結果在針對薛西斯在赫勒斯滂建立長橋的遠征行動中,斯巴達人選擇了撤退,而雅典軍隊卻領導愛奧尼亞人攻陷了塞斯托。這樣一來,愛奧尼亞人認為有必要圍繞雅典建立一個新的同盟去對抗波斯人。

公元前478年,亞洲的希臘國家、厄吉那群島和埃維亞島諸國在提洛集會,宣布各國擁有共同的朋友和敵人,為此建立同盟。同盟的領導體制與希臘對抗波斯的同盟相似,由同盟會議作為最高權力機構,每年在提洛島開會,并設立負責使用同盟資金的財政官。各國共同負擔同盟資金用于建立海軍等。在這套體系中,雅典原本也只有一票。

但是,雅典作為提洛同盟最強大的城邦,逐漸控制了這一同盟,變成只有雅典人才能擔任同盟財務官。原本同盟成員為了建立海軍有船出船,有錢出錢,但因為盟邦金庫在提洛島,而海軍基地在雅典,所以漸漸地大部分國家選擇繳納捐款的方式來承擔義務。更重要的是,同盟規定在盟國之間只能使用雅典的貨幣和度量衡體系,各國不能私自鑄幣。這樣一來,雅典與其他提洛同盟國之間的關系就不再平等,變成了提洛同盟各國出錢讓雅典建立一支主要由雅典人組成的龐大艦隊。

提洛島獅像臺階遺跡,位于今希臘提洛島。提洛島位于愛琴海,傳說中是阿波羅和阿耳忒彌斯的誕生地,是古希臘著名的圣地,島上有狄奧尼索斯、波塞冬、赫拉、伊西斯等諸多神廟,公元前5世紀成為提洛同盟的大本營,1990年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公元前466年,提洛同盟的希俄斯人同意將商業訴訟交由雅典法庭審理,對國內刑事案件雅典有最終審核死刑的權力。公元前446年雅典通過鎮壓卡爾西斯叛亂,奪取了提洛同盟各國的刑事審判權。公元前454年,雅典將同盟金庫從提洛遷往雅典,然后以籌集戰爭資金為由,將盟國的捐款或者說貢金提高了近兩倍。修昔底德曾寫道:“同盟者所繳納的金錢就是雅典的力量,戰爭的勝利全靠聰明的裁判和經濟的資源?!敝链?,提洛同盟已經逐漸蛻變為一個由雅典控制的朝貢體系,有些人將其稱為“雅典帝國”。

這樣一個不平等的體系,自然會引起各愛奧尼亞人城邦的反對甚至是起義。而在鎮壓起義過程中,雅典的帝國主義逐漸發展起來。曾幫助過波斯的埃維亞島城邦卡里斯托成為第一個犧牲者,被雅典以武力納入提洛同盟。公元前469年,雅典在歐里梅敦戰役中大敗波斯軍隊,提洛同盟各國開始叫嚷既然波斯人已經敗走,就應該解散盟邦。公元前466年納克索斯提出退盟,隨后被雅典鎮壓。然后薩索斯、埃維亞等地紛紛起來反抗雅典,但無一例外均被雅典擊敗。

科林斯和雅典正面開戰

相比之下,伯羅奔尼撒同盟從一開始就是斯巴達單方面與盟國間簽署的不怎么平等的協議。伯羅奔尼撒地區的城邦基本是由多利安人建立的,其政治體制是不同于愛奧尼亞人的寡頭制。斯巴達作為多利安人城邦中最有實力的一個,從一開始就建立在少數斯巴達人對多數國有奴隸希洛人和庇里阿西人的壓迫上,這就是所謂“希洛制度”。這一體系很快被斯巴達擴展到拉科尼亞和美塞尼亞地區,公元前8世紀斯巴達征服美塞尼亞。到公元前6世紀之前,斯巴達人都處于單純擴張時期,即通過直接滅國來將被征服居民變為希洛人。到公元前6世紀初,斯巴達在伯羅奔尼撒北部遭遇了無法擊敗的忒格亞,首次嘗試通過訂立不平等條約,規定被擊敗的國家永遠追隨斯巴達。到公元前525年,斯巴達人已經打通了科林斯地峽,僅有阿爾戈斯和亞該亞等少數區域沒有被斯巴達控制。

但在斯巴達主導的伯羅奔尼撒同盟內部,合約是斯巴達與各個國家單獨簽訂的。盟國的待遇比被直接滅國要好一些,至少保留了獨立性和自主權。結果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思維讓很多沒有被斯巴達擊敗的希臘國家自愿投到斯巴達門下。斯巴達也根據盟國的實力對其區別對待。最低等的是距離斯巴達較近的小國,這些國家完全處于斯巴達控制下。次等是墨伽拉等“墻頭草”。最獨立的是底比斯和科林斯等強國,他們基本不受斯巴達控制。

與雅典相比,斯巴達人極少因為同為多利安人這樣的理由發動遠征,而是僅關心拉西第夢人(即斯巴達人)的利益。公元前460年,雅典支持墨伽拉脫離伯羅奔尼撒同盟,并幫助墨伽拉修筑城墻建立軍隊。隨后墨伽拉在雅典支持下,開始控制中希臘,甚至奪去了科林斯的城市。隨后雅典開始與斯巴達正面對抗。公元前451年因為雅典在埃及遠征中失敗,提洛同盟內部不穩,于是選擇與斯巴達人簽訂五年休戰合約。

由于希波戰爭以雅典等城邦勝利告終,雅典主導與波斯簽訂《卡里阿斯條約》,小亞細亞的愛奧尼亞人獲得獨立。但斯巴達開始對提洛同盟進行分化瓦解。公元前446年雅典與斯巴達簽訂三十年合約。在條約中雅典承諾放棄伯羅奔尼撒各城邦,斯巴達承認雅典的海上霸權。

原本雅典與斯巴達、提洛同盟與伯羅奔尼撒同盟之間也許還能保持長期和平。但科林斯卻在此時攪了進來,使兩大同盟在爭霸之外增加了經濟戰的矛盾因素??屏炙乖静粚儆诓_奔尼撒同盟的一員,相反它作為希臘世界重要的經濟強國,一直是自行在海外進行擴張殖民的,公元前734年便在西西里建立了敘拉古城。在公元前6世紀,科林斯的主要對手是阿爾戈斯,而非雅典。因此科林斯選擇加入伯羅奔尼撒同盟的目的并不是針對雅典。而且科林斯人在伯羅奔尼撒同盟內部長期不服從斯巴達,并支援過雅典。

但是,公元前461年,雅典與科林斯宿敵阿爾戈斯人結盟,并占領了科林斯長期試圖染指的墨伽拉和培加,成功封鎖了科林斯灣。雅典與科林斯的關系急轉直下。雖然中間由于三十年合約兩國關系稍微緩和,但芥蒂已深。

最終在公元前433年,科林斯和雅典正面開戰。而導致雅典和科林斯開戰的導火索,或者說是整個伯羅奔尼撒戰爭導火索是科林斯人建立的殖民城市埃皮達魯斯的寡頭派和民主派黨爭。民主派最終以科林斯為后臺。但原本埃皮達魯斯的直接母國是科西拉,這是一個科林斯人建立的、擁有強大軍事和經濟實力的殖民城邦??莆骼苏J為科林斯插手本國事務,便向雅典求助。最終科林斯和科西拉在雅典公民大會上辯論,雅典被科西拉人說服,選擇與科林斯開戰。

兩大陣營都是“瘸腿”

公元前431年,原屬于提洛同盟的波提狄亞退出同盟。造成這一結果的關鍵是波提狄亞原本由科林斯人建立,科林斯和斯巴達均支持波提狄亞反抗雅典。隨后,提洛同盟與伯羅奔尼撒同盟紛紛卷入戰爭。伯羅奔尼撒戰爭全面爆發。

但這場戰爭的戰事顯得極為混亂。造成這一局面的根源在于兩大陣營都是“瘸腿”。提洛同盟到戰爭爆發時,已經是一種離心離德的狀態,絕大多數盟國都認為這一同盟根本沒有必要繼續維持,但懾于雅典強大的海軍實力,不敢公開叛變,但也不愿意為了雅典的利益與伯羅奔尼撒同盟拼個你死我活,消極怠工,甚至趁機退出同盟。

斯巴達一方在軍隊建設側重上正好與雅典相反。斯巴達人主要依靠農業起家,長期輕視商業。因此在海軍方面缺乏投入。但斯巴達的重裝步兵在希臘世界久負盛譽,幾乎被視為不可戰勝。在伯羅奔尼撒同盟中,科林斯擁有最強大的海軍,其海上力量與雅典相差不大。但科林斯本身并不愿意受到斯巴達的鉗制,反而成為伯羅奔尼撒同盟中的不穩定因素。好在科林斯與雅典結為仇敵,其作戰意志反而高于斯巴達。當然整個伯羅奔尼撒同盟的穩定程度遠高于提洛同盟,這就為斯巴達提供了足夠的兵員和屏障。

涅瑞伊得斯紀念碑上的希臘重裝步兵形象,約雕刻于公元前390至前380年的呂底亞克桑托斯(今土耳其),現藏倫敦大英博物館。這些士兵形象反映了當時典型的希臘士兵和軍隊情況

不過在海軍方面,斯巴達在戰爭爆發初期仍然是處于絕對劣勢。相比之下,建立一支強大陸軍遠比建立一支強大海軍更為容易。斯巴達不缺乏勇敢的戰士,但這些戰士的數量似乎不足以維持一支龐大艦隊,斯巴達國庫也沒有那么多的資金來承受海軍建立和損耗。

好在戰爭中還有一方站在斯巴達這一邊,便是不甘失敗的波斯人。波斯帝國雖然在希波戰爭中落敗,卻仍然擁有超過希臘世界的強大實力以及染指愛奧尼亞城邦乃至整個希臘的野心。在伯羅奔尼撒戰爭期間,波斯表現近乎完美,通過為斯巴達提供財力,支持其建立強大海軍,最終借伯羅奔尼撒同盟之手徹底報了希波戰爭后期被雅典擊敗的大仇,進而在希臘世界重建了影響力。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后的科林斯戰爭中,波斯再次故伎重施,轉而支持雅典和科林斯對抗斯巴達,進而將小亞細亞納入囊中,部分實現了希波戰爭的目標。

瘟疫葬送了雅典的勝利

由于參戰各國各懷鬼胎,加之軍隊建設都有極大的問題,最終導致伯羅奔尼撒戰爭呈現了一種相當原始的狀態。在公元前431年至前421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第一階段,基本是雅典海軍對斯巴達的陸軍。在這場被稱為阿希達穆斯戰爭的混戰中,斯巴達憑借強大陸軍直接推進到雅典本土,以后勤戰略直接摧毀雅典的農業基礎。這也是希臘世界戰爭中最可怕的一招,堪稱奴隸制時代的“總體戰”。

但雅典卻擁有可以連接比雷埃夫斯港和雅典的長城,以及縱橫海洋的海軍。雅典人通過進口糧食解決了被圍困導致的斷糧問題,反而用海軍攻擊伯羅奔尼斯撒同盟的沿海區域。此時雅典的領袖是精明的伯里克利。他制定了完全正確的戰略,即通過城墻拖耗伯羅奔尼撒同盟,趁機訓練雅典的重裝步兵,最終憑借海陸雙強壓倒僅有陸軍的斯巴達。

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的雅典長城,該城墻連接比雷埃夫斯港和雅典,確保了被圍攻的雅典城中的糧食供給。雅典人計劃通過利用城墻確保城池給養,借以拖住伯羅奔尼撒同盟軍隊,并趁機訓練雅典的重裝步兵,最終憑借海陸兩軍壓倒僅有陸軍的斯巴達

斯巴達在面對雅典城墻時感到了巨大的痛苦。由于重裝步兵是動員民兵,必須要在農忙時節回國。更重要是的斯巴達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