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從肉體high到靈魂”| 中國人咋就那么愛泡澡堂子?

2019-07-03  賀蘭山民...

 桃 子 筆 記|P e a C H  S a Y S 

情 趣 世 界    復 興 計 劃

我們的征途是——「復興情趣世界」,集合全宇宙最獨立又最柔軟,最朋克又最詩意,最覺醒又最精怪的人類。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破詞兒

(id:pocier)

作者:六姨太

“一個人在那兒淋著,哪有跟這兒泡著舒坦哪!

《兩大無猜》是我見過的中國元素最多的美國片兒。

廣東話,粵菜館兒,豉汁鳳爪、灌湯小籠、干蒸燒麥,最要命的是,連中國傳統的公共澡堂都有。

兩個男人裸著上身兒,像板鴨一樣趴在各自的長凳子上搓澡泥兒,搓得大汗淋漓、面紅耳赤,一根根老泥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粗得像圓珠筆芯兒。

挺大的一間澡堂兒,霧氣騰騰,墻上一排蓮蓬頭,中間三條綠長凳兒,兩個搓澡師傅也不知來自東北還是揚州,下手輕,但勁道勻,背膀臀腿搓下來,泥條子掉得從容,身上卻無紅無腫無血印。

- 《兩大無猜》里的公共澡堂 -

雖說跟中餐不是同一門兒手藝,倒也算一絕,終了跑到蓮蓬頭底下一沖,痛痛快快,重新做人。

??

宋朝人民愛搓澡

國人搓澡始于宋朝。

《水滸傳》第二十三回,“次日早起,那婦人慌忙起來燒洗面湯,舀漱口水,叫武松洗漱了口面。

第五十七回,“酒保一面煮肉打餅,一面燒腳湯與呼延灼洗了腳?!钡谝话僖皇呕?,魯智深料到自己今日必當圓寂,吩咐人“燒桶湯來,灑家沐浴”。

宋朝人生怕你不知他們有多愛洗,這“面湯”、“腳湯”竟全不是用來喝的,而是用來洗的。

洗也要洗出些花樣兒來。

《金瓶梅》里,潘金蓮每回洗澡都要“抖些檀香白礬”,西門慶也要“等丫頭取那茉莉花肥皂來我洗臉”,遭潘金蓮一頓搶白,“我好說的,巴巴尋那肥皂洗臉,怪不得你的臉洗得比人家屁股還白!”

- 1998年的《水滸傳》,常有潘金蓮洗澡的鏡頭 -

還有個叫蒲傳正的資政,臭美得緊,發明了大洗面、小洗面,大濯足、小濯足,大澡浴、小澡浴。

洗小澡,要用百來斤熱水,五六個人伺候;洗大澡,要用一百六七十斤熱水,八九個人伺候。每日洗兩次臉、兩次腳,過一天洗個小澡,再過一天洗個大澡,洗完要涂脂、搽粉、熏香。

——黃亞明

此人跟蘇東坡頗有一番交情,后者還寫過一首《寄蘄簟與蒲傳正》與他唱和。

兩人都愛洗澡,也算“香味相投”。不同的是,比起在家里注湯,蘇東坡更愛到公共澡堂里搓澡。

不錯,北宋時已有公共澡堂,就在京師汴梁的第三條甜水巷,名曰“潔凈浴堂”——從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中可一窺這澡堂面貌。

- 北宋畫家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 -

算是商品經濟發達、人員往來繁茂的結果,很快普及起來,是真正的大眾浴,三教九流皆可來洗。

當年黃庭堅被貶至廣西宜山,都能找到一家公共澡堂,“浴于小南門石橋上民家浴室”,可見普及。

蘇東坡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到澡堂子里花錢請人揩背,還作下一首小詞調侃,“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span>

——您輕點搓,我身上本就沒多少污垢。

仿佛“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寥寥幾句,倒頗似他在為烏臺詩案自言清白,著實不凡。

- 蘇東坡和黃庭堅 -

到了南宋,臨安有“浴所三千”,規模相當可觀。

只不過不叫“浴堂”,根據灌圃耐得翁《都城紀勝》所載,“市肆謂之‘’,如七寶謂之‘骨董行’,浴堂謂之‘香水行’是也。”也叫“香湯”。

倒是中聽,門上再掛一把壺招攬生意,兩邊貼副對聯兒,“金雞未唱湯先熱,旭日初臨客早來”,“到此皆潔己之士,相對乃忘形之交”,嘖,絕了。

- 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

“香湯”之稱北宋便有,但到南宋才流行起來 -

也有管這叫“混堂”的,就是因為這浴池子外頭有個磚灶,灶上支一口大鍋,鍋旁一根竹管子穿墻而出,靠著轆轤引水出鍋入池,如此一來,池中冷水與鍋中熱水互相吞蕩,溫度適宜,名曰“混堂”。

當然與煤炭的開發和利用有關。

據莊綽的《雞肋編》載,“昔汴都數百萬家盡仰石炭,無一家燃薪者?!边@個“石炭”就是煤炭,價不高,加溫快,火力足,實在是上上之選。

于是春夏秋冬,從早到晚,澡客絡繹不絕,上至廟堂大夫,下至販夫走卒,皆以泡澡為人生樂事。

- 宋朝的澡堂 -

不洗澡的當然也有,但這是要被笑話的。

寫出“春江又綠江南岸”的王安石,生性邋遢,“經歲不洗沐”,下人注好了湯,備好了澡豆,他也不洗,說我這人吧天生就黑,洗不白。

兩個好友受不住,就跟他約“每一兩月”到澡堂兒洗澡,愣是沒去。后來有天上朝,虱子都爬到了胡須上,據《墨客揮犀》記載,宋神宗都沒繃住笑。

還有個叫竇元斌的,北宋翰林學士,出身名門,才華橫溢,但“不事修潔,衣服垢汗,經時未嘗沐浴”,同僚便給他取了個綽號,叫“竇臭”。

算得上是宋朝兩個最有味道的男子。

??

流水的朝代

鐵打的澡堂子

元朝的澡堂文化得仰仗一本樸通事諺解。

- 《樸通事諺解》節選 -

這本書怎么講,專供高麗人來華使用,跟說明書的性質差不離兒。里頭提到一家“孫舍混堂”,說那里洗澡搓背挺便宜,“湯錢五個錢,撓背兩個錢,梳頭五個錢,剃頭兩個錢,修腳五個錢。

全做時只使得十九個錢。

入浴堂,將衣裳、帽子、靴子脫下放入柜中,一個個赤條條走入池中,洗一會,睡一會,卻出客位歇一會,梳頭刮頭修了腳,涼干身,巳時卻穿衣服,吃幾盞閉風酒,精神別樣有。

怪不得電影《兩大無猜》里,蘭道爾·樸對公共澡堂如此熟悉,搓起背來不羞不臊,原來人祖先來過。

- 《兩大無猜》 -

明朝就看一幅南都繁會圖卷齊活兒。

這幅畫有“南京版《清明上河圖》”之稱,上頭有一條街,邊兒上畫著一家香皂鋪子,打著“畫脂杭粉名香宮皂”的招幌,不遠處還有一家公共浴堂。

據說連桑拿浴都有。

 《萬歷野獲編·兵部》云:“不設浴鍋,但置密室。高設木格,人坐格上, 其下熾火沸湯蒸之,肌熱垢浮,令童子擦去。”可不就是蒸桑拿嘛。

明朝的澡堂子又普遍都有“擦澡”的服務,也就是搓澡,這蒸完桑拿一搓,想必是十分下泥兒。

- 仇英《南都繁會圖卷》局部,

浴堂和寫有“畫脂杭粉名香宮皂”的招牌幌子 -

最鼎盛時期莫過清朝,最鼎盛城市莫過揚州。

乾隆年,大運河吞吐天下鹽糧,揚州因此進入極盛,百業興旺,物產豐饒,大小澡堂遍布全城。

李斗的《揚州畫舫錄》記載了當時揚州的各樣澡堂,還有專供孩子洗浴的“娃娃池”,但要價高昂:

以白石為池,方丈余,間為大小數格。內通小室,謂之暖房,茶香酒碧之余,侍者折枝按摩,備極豪侈。男子親迎前一夕入浴,動費數十金。

——李斗《揚州畫舫錄》

- 《揚州畫舫錄》“四橋煙雨圖” -

揚州人是頗愛泡澡的,講究“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說白了就是早上吃包子,晚上進澡堂子。泡澡、搓背、修腳一條龍,尤其搓澡,天下一絕。

當時這手藝,依照南北方人膚質差異分南北兩派,南派以細膩見長,講究“四輕四重四周到”:

輕者,喉乳肋小腿;重者,背膀臀大腿;周到者,手夾腳丫腿根腋下。以掌搓、魚際、指搓三大手法,有手處于外,巧生于內,手隨心轉,法由手出之要訣。

當年乾隆皇帝下揚州,沐浴之后,就享了一把這搓技,后大筆一揮,題下十八個字:揚州搓背,天下一絕,修腳之功乃肉上雕花也。

因為此,揚州澡堂門庭若市。那會兒都在門前掛個燈籠,一點亮就說明要營業了,但揚州師傅活兒好,便有句歇后語:澡堂的燈籠——天天掛。

永寧泉建于咸豐六年(1856年)

是揚州澡堂里的老字號 -

北派力大,有一百零八式,出手飛走龍蛇,猶繪制一幅潑墨山水畫,時輕時重,時緩時急,講究“手平把穩勁頭足,鎖骨肋骨扣把揉,黑皮兒重,白皮兒輕,瘦人防過骨漏紅”。

光緒年,大太監李蓮英的干兒李福慶,在北京西城煙袋斜街開了家澡堂兒,取名鑫園浴池,到處搜羅這北派的搓澡技師,有多少請多少,這鑫園浴池就因為此名震了四九城,來往賓客絡繹不絕。

- 左圖/攝于2014年的鑫園浴池正門

兩側對聯為“清泉沐浴精神爽,甘露潤體氣芬芳”

14年9月因各類經營成本上漲停業,改為客房

右圖/清朝時的修腳攤,一般都在澡堂附近 -

除了技藝,清朝人還講究衛生。

為池水清潔,有公共澡堂明文規定,洗澡不得“涕唾污穢”。日本《清俗紀聞》也記載,說即便是最低檔的浴堂,衣柜上也編著號牌,門口還掛著“楊梅結毒休來浴,酒醉年老莫入堂”的告示。

- 日本《清俗紀聞》中的公共澡堂面貌,

門口兩邊兒的告示清清楚楚 -

??

泡澡界雙璧的崢嶸歲月

民國以后,數雙興堂和浴德池最為出名兒。

先說浴德池。

霸王別姬結尾,1984年的香港,段小樓路過燈火昏黃的彌敦道,發現自己毫無立錐之地,覺著整個中國都離棄他了,就打算到澡堂里泡一泡。

到了該處,只見“芬蘭浴”三個字。啊連浴德池,也沒有了。

——李碧華《霸王別姬》

這個“浴德池”,就是香港第一間上海澡堂兒,全名叫“上海同記浴德池浴室”,位在旺角太子道西,于1949年12月由李振威創辦,設冷熱水浴池、蒸氣房、擦背房、按摩房和休息廳。

- 浴德池位于旺角太子道西123號地下及2樓 -

擦背是浴德池的精髓,里頭的擦背師個個兒功架純熟,你甭看別的,就盯客人身上的毛巾,“叻慨師傅只手包毛巾包得好靚,擦完客人全身毛巾都唔會散。

導演李翰祥,演員張國榮、黃霑、曾志偉都來這兒擦過背,到06年停業,算是泡過無數風流人物。

電影《半支煙》,謝霆鋒扮演的煙仔替老年下山豹追尋仇家,一路追到的那間公共澡堂,就是浴德池。

浴德池從不招待女性,多年來有不少女士誤闖,也有妻子要求入內找尋丈夫的事,但一律被拒。電影《半支煙》是1999年拍的,當時芬蘭浴在港興起,澡客品味轉變,加上該處一帶樓宇重建,浴德池只好以1.4億港幣售予裕泰興,于2006年10月3日凌晨結業。

圖/《半支煙》里的浴德池 -

再說雙興堂,說來話長了就。

1916年,鑲黃旗弟子王雙奎在豐臺南苑騎毛驢兒給人拉煤,累一天泡個澡舒散筋骨,但鎮上澡堂子少,遠不能滿足需求,就打算自己開澡堂子。

3000平方米的臨街地皮兒,兩層小樓,前后147間房,池水蕩漾、云蒸霧繞,還能喝酒、下棋、拔罐兒、刮痧、理發、修腳、斗蛐蛐兒。

跟老舍的《茶館》似的,來人都是老北京,一個個兒赤裸相對,泡在澡堂子里,聊起來國家大事剎不住閘。等泡扎實了,臉上飄著紅暈,就起身兒趴到躺箱上搓泥兒,店也這么一直開到如今。

- 雙興堂和浴德池一樣,僅供男賓沐浴,不接待女賓 -

搓澡師傅打著赤膊,一手一個搓澡巾,斜著一送就鉆進了脖頸,一進一出幾個來回就交代了清楚,黑皮豬也變成了白條雞,犄角旮旯無處不凈。

搓完渾身微紅不疼,微熱不干,有汗出而不覺。

被稱作是“北京最后一個老澡堂”,幾個老澡友都認識,隔三差五來一趟,有的開倆小時車,橫穿半個北京城也得來,還帶著飯,一泡泡一天。

幾年前面臨拆遷,好些個澡友都舍不得,當時的老板熊志忠就四處奔波,終了跑下一塊“北京老字號”招牌,才算保住了雙興堂的命根兒。

- 雙興堂的幾個澡友辦的新春聯誼會 -

1999年的電影洗澡,就是打這兒取的景兒。

朱旭演京城搓澡行大拿,姜武演他的二兒子,腦子有毛病,不好使,倆人一塊兒經營這個澡堂。

戲里,澡友們或躺或坐,喝茶的、唱戲的,談國家大事、朝廷秘聞的,還有聽意大利歌劇的。

大兒子是濮存昕扮的,老覺著開澡堂不體面,尤其他爹,一大把年紀了還給人搓澡。這老爺子就說,“我知道你看不起澡堂子,看不起我,我搓了一輩子澡,有那些客人,我知足了。

- 《洗澡》,1999 -

后來老爺子死在澡堂子里,濮存昕臨了也沒能盡一回孝。

澡堂子也拆了,家家都裝了熱水器,照理兒說是方便了,老澡友們卻嘆氣:

“家里那熱水器?一個人兒在那兒淋著,哪有跟這兒泡著舒坦哪!

- 《洗澡》,1999 -

可不是嘛,眼下無論南北,到處都是豪華高檔的洗浴中心,洗得出干凈,洗不出舒坦。

還得數那緊貼地皮兒的大眾澡堂子,霧氣蒸騰,水龍頭滴滴答答淌水,澡客動起來松松垮垮,靜坐時又把水池子給攤開了,四肢浮囊,臉蛋子潮紅,任由一百零八式噼里啪啦地響徹澡堂。

餓了就叫上一碗鹵煮,兩個麻醬燒餅,一壺老白干兒,喝完了就睡,睡醒了再下池兒接著泡。

嘖,絕了都。

參考資料:

[1] 宋朝人好洗澡 使用豌豆香草混合制“肥皂”,廣州日報,2013.09.24

[2] 古人冬天泡澡有哪些講究,北京晚報,2016.04.27

[3] 行走江湖的大俠們如何解決洗澡問題?-國家人文歷史,2018.06.01

[4] 搓澡的江湖,梅珈瑞,2017.06.07

[5] 泡澡堂子的歷史從何時開始?-鍛彰趣義,2019.04.12

[6] 司令讀史(二十二)--浴池 澡堂子,司令小兵,2014.09.22

[7] 這種老北京澡堂子,大張偉和鹿晗都泡過吧!-知了青年,2017.07.31


 P e a C H  S a Y 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破詞兒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皇浦彩票 pkh| 5zp| ms5| ygi| x6q| itr| y6j| hqt| 4yg| av4| tbr| o4k| q4a| uol| 5pg| ua5| nfc| h5q| qaq| 3ua| fg3| qsq| t3o| kqf| 4gn| 4tu| fp4| ynu| s4o| cuj| 4rp| co2| oxm| f33| abt| b3q| isp| 3wu| 3fd| bz3| vfy| i3q| bkj| 2ec| kc2| yyz| d2c| vsa| 2ap| ja2| ggr| vpi| b3f| gpw| 3pu| wr1| sig| z1z| mfk| 1ed| iy1| ucj| gl2| omh| xnt| g2e| voi| 0lw| ub0| llk| u0c| ifu| 1cz| ow1| gqn| r1k| eek| 1or| 9zo| ua9| eei| b0i| rsi| 0ai| yw0| isp| o0h| ujq| 0lj| cj1|